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钱江浪花

— —学习的榜样 超越的标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蒋利琳,80后策划人,笔名钱江浪花.浙江东阳人,毕业于辽宁大学。 曾供职于国内最大的木制工艺品和木雕红木家具批发市场——东阳中国木雕城。 现任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、京作家具与东阳木雕融合典范——德恒阁红木家具策划总监。 【声明】: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,与所在机构无关,网上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网页。 纸媒转载及约稿QQ:295001515

网易考拉推荐

许国申:静悄悄,罢教第10天&我为什么一个人罢教  

2011-12-12 18:57:33|  分类: 指点东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转)许国申:静悄悄,罢教第10天(2011.12.10) 
       今天是12月10日,我罢教的第10天。第10天,静悄悄,静得有些可怕。
       8日,我坐不住了,找了一位家长,让他请两位班主任(其中之一是年级主任)到校长室去,请他们与校长一起到教育局,然后与教育局领导一起到市政府,问问政府到底怎么处理这件事。如果再拖下去,那就得给学生请个代课教师。官员不着急,因为这里没有他们的孩子,可我着急:这些都是我的学生呀。
       教育局好像有点急,校长也被逼急了。9日,他们找我校的其他老师代课,这些老师都以各种理由回绝了。校长又来找我,然后又去教育局。下午,还是那个副局长,还有人事科长,来了。看他们也可怜,学生更可怜,我让步了,说:20日前,先补发一部分工资到教师的银行卡上。至于数字,副局长说难定,最后他说:肯定不低于周边县市。我说好。我请他写张条子,盖个公章。没多久,校长叫我去看他办公室条子。一看,我傻了:怎么刚才说的全变卦了?
       教师罢教讨薪10天了,政府官员既不脸红,也不着急,因为比这更难对付的事他们见得多了,他们有的是办法。
       2010年11月8日,沛县第一中学罢课。下午第二中学开始罢课(所谓的“教育局”把二中女老师们一一叫出去后,我们虽不知说了什么。但所有回来的女老师们眼圈都是红的,眼里都是泪水),相继湖西、歌风、张寨中学罢课。11日至13日,期中考试,沛县所有公办学校学生罢考。后来,武警进了校园,“学生不堪忍受,遂与政府对抗,围攻校长室,砖砸局长宝马轿车,砸门砸窗砸警车。集体唱国歌!罢课罢考罢餐!烧冥币、拖把,扫帚,烧书,骂纪检委,对抗城市管理者暴力拘捕教师!!!!”几乎酿成惨案。宝马砸了,警车砸了,政府马上可以更新,财政有的是钱。可是教师讨薪——门都没有!
       这则新闻,我是昨天才看到的。看罢,出了一身冷汗。我怕死了吗?不是。自从9月中旬写《从高中教师之无奈,看政府官员之无良》(见凯迪网),我已准备就死。我怕的是连累别人,特别是连累学生流血牺牲。这次罢教是我一个人的行为,其他教师无罪,学生更无罪,我只怕到时候也会有人开着警车来抓我,而我的同事和学生激于义愤会义无反顾地与警察搏斗,用鲜血甚至生命来保护我。你们说说,如果这样的事发生,我不怕吗?我对得起这些同事的家属和学生的家长吗?所以,我在此要求政府,那一天抓我,说一声就是,我会走的,千万不要惊动我的同事,更不能让我的学生知道。写到这里,我的眼里涌上了热泪。
       高中教师的讨薪,与民工的讨薪不同。稠州论坛有位网友的回帖深悉我心:
       教师自己都不知道为这种不平而反抗,教出来的孩子也是没血性的!老补课,高中的孩子真惨,连个象(像)样的休息日都没有!
       学生也理解这些,有个我今天还不认识的学生在写给我的信(见凯迪网《听听学生们的声音》)把自己称作“忍民”。他(她)说:
       “我爱我的国家,爱并痛恨着。自从我遇见了您,多多少少也有听过关于您的事,我为您的正义感到自豪,这是第一次身边出像您这样的人。我看惯了人的忍,自以为中国没救了。我也曾想过离开中国,带着我的父母含泪移民,但我现在有了留下的信念……”
       是啊,中国有太多的“忍民”,而这些太多的“忍民”又是我们这些一味忍让至死不敢抗争的教师教出来的。因为忍,我们民族至今还在遭受权贵们的践踏。如果我们的教师随时随地能够为维护自身的权益与强权抗争,不怕流血牺牲,我们这个民族今天还会是这个样子吗?作为一个教了近40年书的教师,我有罪,罪大滔天。在此,我向大家谢罪,尤其要向我过去教过的学生谢罪:孩子们,家长们,我在这里向大家磕头了。希望大家宽恕我的过去。现在我改了,悔过自新了。原谅我吧。
       前不久,我写了《穷人的孩子不是孩子》(见凯迪网)。其实,我们高中教师也不是教师,高中学生更不是学生,我们都是生产考试分数的机器。政府官员只向我们要考试的高分,因为考试的高分就是他们的“政绩”。这么多年了,我们都“忍”了。我们不反抗,将忍到猴年马月?这次我的罢教,实在是“忍无可忍”。早知今日,我早就该罢教了。反正早也死,迟也死,早死或许还能早一点让教师和学生多得到一些自由和幸福呢。
       静悄悄,罢教第10天。明天会怎么样?
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。


(转)许国申:我为什么一个人罢教(2011.12.14) 
       昨天是2011年12月13日,我一个人罢教的第13天。下午,教育局局长提前从北京回来找我,要我相信他,在这个月月底之前,他会把高中教师的部分补发工资发到老师的银行卡上。考虑到学生自修时间已经太长,我答应了局长的要求:先给学生上课。
       有人问我:你为什么一个人罢教?
      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。
       说实在的,我不愿意罢教。3个月前,我就写了《从高中教师之无奈,看政府官员之无良》,希望政府尽快提高高中教师工资待遇。看看没有声息,我于11月1日上交了《罢教声明》,说明若在11月月底前还不提高高中教师待遇,我将于12月1日起开始罢教;同时声明,如果到12月底政府还是不理不睬,过了元旦,我就到北京找教育部长和总理。我原希望政府能在12月1日前给我们增加工资,谁知道政府对这件事漠不关心,听之任之。市长们大概在想:谅你也不敢罢教,更不敢到北京去找教育部长和总理。到了12月初,我罢教刚开始时,政府还是不着急。直到看到我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态势,加之网上舆论的压力,还有我递交的《提议东阳市人大罢免现任市长》,市长们才有点急了,拼命给教育局施加压力。其实教育局根本没有能力给高中教师增加工资,有能力且该负责任的是市政府。可是市政府却推卸责任,把皮球踢给了教育局。——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除了罢教,还有别的选择吗?
       有人想:你为什么不联合其他教师一起行动呢?
       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,其实并不简单。
       第一,我是草根教师,只喜欢看点书,不善于交际,根本不是一呼百应的英雄,我怎么能联合其他教师一起行动呢?
       第二,教师都是书生,“秀才造反,三年不成”,因为书生都很聪明,各有自己的算盘,齐心协力的时候不多。一个个去“联合”,十有九泡汤,还可能伤了和气。
       第三,即使联合成功,可以在短时间内把事情闹大,但其结果却未能超过一个人罢教(如果胜利的话),而为此付出的成本却太大。现在我选择一个人罢教,是以最少的成本争取最大的利益;不管从哪方面考量,都是最佳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 第四,我这次罢教,目标并不止于讨薪。稠州论坛有位网友的回帖深悉我心:
       “教师自己都不知道为这种不平而反抗,教出来的孩子也是没血性的!老补课,高中的孩子真惨,连个象(像)样的休息日都没有!”
       我罢教的目标中还有争取周日休息的权利。虽然现在讨薪还没有完全成功,但我已经发布了《致全国普通高中教师的公开信》,呼吁现在双休日都在补课的高中教师,在元旦以后,不再参加学校规定的周日补课,先让学生也让自己每周休息一天。——不管有多少教师响应,哪怕只有我一个人,也要坚持周日不再补课。
       第五,我是罢教而不罢课。我不进教室,学生却在自学。他们有难题,会到办公室问。他们写了作文,会交到办公室里让我改。我一直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,平时上课讲得少,学生自学与讨论的时间多。几个月前在《江西教育》上发表的《怎样教学生“寸铁”“杀人”》中,我也特别强调自学的重要性。再早些年,我曾经几次一周两周不上课,让学生自学;我只在教室里转着走,针对个别学生做一些具体的指导或点拨。所以,我坚持一个人罢教,对学生语文学习的负面影响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并不像某些人想象得那么严重。
       第六,我要以一个人的罢教实践“现身说法”,告诉学生作为一个公民,可以怎样“不服从”“国家”,可以怎样大无畏地与强权政府进行“非暴力不合作”的抗争。我这次一个人罢教,是我做一回公民的实践,也是在给学生上一堂最深刻的公民课。明天,我就要给学生上美国语文——梭罗的《论公民之不服从》。我已把这篇文章印发给学生。
       别看高中生年纪小不懂事,其实他们比我们很多成年人都有思想,有主见。在我罢教的第二天,有个我至今还不认识的学生就在写给我的信(见凯迪网《听听学生们的声音》)中说说:“我爱我的国家,爱并痛恨着。自从我遇见了您,多多少少也有听过关于您的事,我为您的正义感到自豪,这是第一次身边出像您这样的人。我看惯了人的忍,自以为中国没救了。我也曾想过离开中国,带着我的父母含泪移民,但我现在有了留下的信念……”
       除了上述原因,还有其他因素。譬如年龄。我今年58,很快就59了。近10年来,在我现在所在的这所百来个教职工的学校里,非正常死亡的就有4人:一人死于车祸,才20多岁;一人死于抑郁症,才30多岁,两人死于肺癌,逝世之年都是58岁。与他们比,我已经够幸福了。还有鲁迅,才活了56岁。“人生自古谁无死”?这么一想,也就豁出去了。
       当然,我也惜生怕死,正如司马迁在《报任安书》中所言——“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,念父母,顾妻子”;但是“至激于义理者不然,乃有不得已也”。无论是谁,凡蹈死不顾时,都是“激于义理”而“不得已”的。司马迁替李陵说公道话,触怒了汉武帝,被投入监狱,处以宫刑,是“不得已”的;张溥《五人墓碑记》中的颜佩韦、杨念如、马杰、沈扬、周文元五人,因“周公之被逮”而“为之声义”,怒击“缇骑”,并“呼中丞之名而詈之”,而后“谈笑以死”,也是“不得已”的;而我这次罢教,同样是“不得已”的——尽管后者不能与前二者相提并论,就人格而言也许还有霄壤之别,但在“激于义理”而“不得已”这一点上,却是完全一致的。
       罢教告一段落,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。在此,我再一次感谢支持我罢教的学生、网友、同事和领导:感谢他们为我伸张正义,感谢他们给我信心,给我力量。我坚信:正义的力量永远是不可战胜的,让我们一起为真理而斗争!
(本文引自凯迪社区;请特别留意加黑体,钱江浪花注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7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